时间 2024-03-28
栏目

游戏

阅读

1925

节奏一波接一波,拦不住的《元梦之星》让谁急破了头?

今日,一位名为“仟中酒”的《蛋仔派对》用户在社交平台发帖称,因其创作的地图《因蓝》在元梦之星内遭到长期、多次抄袭一事,正式向腾讯发起了诉讼。

下午,《元梦之星》通过一则声明进行回应,表示收到维权投诉后,已将被投诉的相关创作地图全量下架,并游戏内邮件通知了被投诉玩家。随后这款游戏更进一步升级了处理政策,禁止所有玩家发布、使用含“因蓝”关键词的玩家创作地图。

表面上看,这和此前一些明星起诉B站、企业起诉微博的事情有点类似,是用户之间出现了侵权争议,需要通过起诉平台方来要求平台协助维权,但实际走向却有点诡异:一批自媒体账号在没有验证事实的情况下,用相似的口吻称《元梦之星》官方没有处理这些争议地图,甚至捏造成蛋仔派对起诉了腾讯......

不难看出,因为《元梦之星》上线以来吸引了大量玩家关注,其他产品受其压力,出现了比较剧烈的应激反应,甚至出现了一些破防的借题发挥、“集体造谣”行为。

反观《元梦之星》过去数月的发展历程,会发现这款游戏一直处于健康的宣发运营状态,不久前三方数据机构Dataeye测算,这款游戏上线三个月注册玩家数超1.29亿用户,全渠道新增注册用户1.29亿,以注册用户量来看,称得上是游戏史上增长最快的游戏之一。

《元梦之星》上线引发同行营销费用暴涨

在产品层面,因为《元梦之星》进入市场并始终保持较高话题度,派对游戏赛道的同类产品产生了明显的应激举措。

根据网易发布的2023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,企业在Q4的营销费用增长了明显的13.6%,并且官方承认其中有竞争营销的因素,不难猜测这部分费用被用在了《蛋仔派对》身上,用以应对该时期上线的《元梦之星》。

(游戏葡萄披露网易财报电话QA)

尽管投入了大量营销费用和竞争手段,有网友表示,根据DateEye游戏观察统计的数据来看,这些手段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效果,《元梦之星》不仅仍然拥有爆发式的1.29亿用户增长,远超《蛋仔派对》或者近几年大多数游戏上线三个月的用户注册量。

《元梦之星》打响派对游戏价格战,同行被迫应招

另一方面,《元梦之星》对游戏商品的定价也给同品类产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,根据DateEye游戏观察研究发现,《元梦之星》在高稀有度时装数量、充值返利金额、卡池保底上都低于同品类游戏《蛋仔派对》。

(数据来源:DateEye游戏观察)

在时装数量上,可以看到无论是新旧时装还是持续在售奖池时装,《元梦之星》都要比《蛋仔派对》少。充值返利的对比金额数也是一样,《元梦之星》最高额度988元,充满可获得载具,《蛋仔派对》最高额度1288元,也是充满可获得载具。至于赛季卡池的保底次数,《元梦之星》为140次,《蛋仔派对》早先为170次,在《元梦之星》上线后调整为150次,但仍是比对方高。由此可见,在整个商业化内容上,《元梦之星》给同行带来了满满的压力。

《元梦之星》给到爆表压力,引发部分玩家陷入魔怔

《元梦之星》给同行带来的巨大压力似乎也映现在其他游戏的部分玩家身上,不知是出于对自家游戏的爱护,还是某些难以言表的原因,一些玩家出现了令人迷惑的“魔怔”行为。

很多《元梦之星》玩家的自主创作,被无脑被指控“抄袭”了同类产品的玩家自制地图。哪怕很多控诉涉及的作品可以明确溯源参考了网络上的某张AI图片,这些“魔怔人”也要强行把《元梦之星》里的玩家创作地图扣上抄袭同类产品的帽子。

同样应激的还有一些同品类的产品,自《元梦之星》上线起,这款游戏的很多运营举措都被同行密切关注并跟进,先有IP联动矩阵被同行致敬,就连星家园里的电视系统也被同行“拷贝”。而对于这些直接的致敬行为,同类产品往往避而不谈,仿佛完全不存在。

正如DateEye游戏观察所言,“派对游戏在短期看DAU、中期看ARPU、长期看利润率,现阶段《元梦之星》仍处于提升DAU的阶段,作为新进的开拓者,它在上线的三个月时间内迅速拓宽了这个聚会合家欢游戏的赛道,目前重心是提高用户的福利和游戏体验,拓展用户圈层把蛋糕做到更大”。

《元梦之星》这样的运营思路刚好切中了玩家和市场的痛点,进而也导致同类产品面临巨大压力。让其屡屡破防,不得不持续尝试制造争议,试图影响《元梦之星》的正常运营。但长远来看,这些可笑的行为如同螳臂当车,毫无效果,倒不如抽点时间认真想想怎么带给玩家更好的福利和游戏体验。

相关阅读
热门推荐